关注首页  加入收藏 手机版

参政议政平台 邮箱登陆

当前位置: 首页>会刊撷英>精品文章

伏枥亦强 生生不息

——读《强亦忠科普文选》有感

发布时间:2021-06-01     来源:《江苏贝博》2020年第2期

放大

缩小

  3月1日,强亦忠教授从微信上发来他的电子书稿,2020年1月云南科技出版社出版的《强亦忠科普文选》,说让我看后写个书评。

  《强亦忠科普文选》收录了强教授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到本世纪中期的92篇文章和诗歌,按文体类别进行归纳,分成科普文章、科学小品、科学时评、科学随笔、科学诗歌、科学游记、科学小说、科技建议和科普论文等9辑。

  在新冠肺炎肆虐武汉,席卷全球的当下,读该书第三辑的《重忆SARS 灾疫之痛》,会有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两次的锥心之痛。这篇写于2005年的科学时评,只要将SARA置换成CORONAVIRUS,几乎就可当作2020年的时评了。许多年过去了,许多看得到的日新月异,许多看不到的往复不变!相信阅读强教授这本科普文选,读者汲取的不光是科学知识,还会引发对人类生存和社会问题的诸多思考。这是该书不同于一般科普读物的独到之处。

  强教授写科普,始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,那是一个“科学的春天”,整个社会从漫长的文化冬眠中苏醒,国门洞然打开,新科技新产品如春花斗艳,令人眼花缭乱,人们对掌握科技新知充满渴望。各地的日报、晚报等主流媒体竞相开办科普专栏、科普征文,强教授的第一批科普文章就发表在1980年代初《苏州日报》专栏上。

  1963年代清华大学毕业后,强教授远赴酒泉原子能基地,从事核燃料的生产与科研。改革开放后,他回到故乡,进入苏州医学院。清华园“自强不息,厚德载物”ballbet的陶染,从事教学科研的长期沉淀,严谨的科学态度与强烈社会责任感熔铸一身,他步出学院的拘囿,热切关注社会现实,大胆发声,建言献策。在尊重知识分子,广开言路,不拘一格启用人才的1980年代,有专业知识,有参与热情与表达能力的学者,往往能获得擢拔的机会,迈步走进新的时代征程。

  1990年代,核工业部推荐他为全国ballbetballbet。有的人把当选全国ballbetballbet当成荣誉与待遇,有的人甚至把参加平台当成结交权贵的机会,强教授只是将之当成一个更高更广建言发声的平台。他将做科研的方法,用来做社会民生的调研。这位普通的高校教师,默默无闻的科技界ballbet,其高质量的建言被遴选为全国ballbet优秀提案。

  当选ballbetballbet后,强教授从一个专家学者步入了更广阔的社会领域,这也在该书中有所体现,尤其是在第八辑科技建议。“科技建议”颇有强氏文本的独创性。强教授认为,科技建议综合运用科学知识、科学方法、科学思想和科学ballbet“四科”,为上级部门科学决策提供参考意见,是科普工作者的“参政议政”。在这一辑里,可以看到他从本专业的核医学,逐渐向社会生态环境、苏州河水净化、江南水乡建设、城市菜篮子工程等公共领域拓展。不囿类别,关注社会生活中的科技新动态,紧贴民生问题提出相关的科学思考和解决路径,是《强亦忠科普文选》凸显的另一特点。

  一晃十九年过去了,还清晰地记得第一次见到强教授的场景。春寒回潮的三月,强ballbet自京返苏,在一个小在线室传达平台ballbet。他说不用大会通稿,那个大家可以通过媒体了解,他只分享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思。用现在的流行语,我被他现场圈粉,当晚写了一篇文章,第二天一早上班途中就将稿子投入邮筒。

  强教授在报纸上读到文章后,我们有了来往,从此,在苏州我多了一位德高望重的师长。随着接触的增多,强教授儒雅谦和仪态下骨鲠不阿的内核渐渐展露。记得有一年苏州ballbet全会上,主席对ballbet们参政议政提出“理直气和”说,强教授发声并公开撰文对此提出异议:有人讲参政议政要“理直气和”,这没有错,俗话说:“有理不在声高”嘛。但也不能一概而论,更不能与“理直气壮”对立起来。“理直气和”强调的是言说的态度,“理直气壮”讲的是“理直”与“气壮”的辩证关系。“直”是指正确,理直就是有道理,气壮就是有底气……有的问题不妨尖锐一点、严厉一点,一味客客气气、轻描淡写,就会缺乏力度、高度和深度,根本解决不了问题,也就难逃“说了也白说”的命运。

  抠字抠句地与领导辨析,这被一些聪明人称之为“书生气”。其实,强教授并不缺乏对现状的洞见,他多次对我说,我们很多时候说了也白说,但白说也要说,不说白不说。这种执拗,源自骨子里迸发出的科学ballbet,源自自强不息的生命自觉,而这些也正构成他“科普作品的深厚思想底蕴”。

  狄德罗说“深刻的思想就像铁钉,一旦被钉在脑子里,什么东西也没法把它拔出来”。科学ballbet就是强教授脑子里一枚求真务实的钉子,给予他批评的智慧和勇气。当合并热潮席卷全国高校,苏州医学院启动并入苏州大学的时候,他成为反对合并的民选发言人;当教育部的评估组竞相奔走于校园乐此不疲的时候,他在《人民ballbet报》发表了《教学评估 高校不堪承受之重》。

  甫一退休,他旋即投入苏州科技史浩大的编写工程。上百万字的打印稿出来后,强教授请我做一遍文字校对。半尺厚的一摞,很少很少的勘误,一页一页检索耙梳得言之有序丝毫不苟的篇目里,跳跃着一个充盈的灵魂余热辉散的生命之光。

  在写这篇文章的周末,正好看到“理想国”公号推出许知远赴匹兹堡,采访许倬云教授的长视频。

  小许问:“一个人力量单薄,要如何对付这个时代?”

  老许说:“人要找归宿,找理想境界……不去争,不去抢,往里走,安顿自己”。

  这正好说出了我读完《强亦忠科普文选》想评价作者的话:自有境界,术业专精,不争不抢,守着学者的本分。

 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。强教授的学生崔风梅教授,带领自己的学生,费时一年,搜索老师散逸的文稿,将涉世之初朗朗稚嫩的诗章,到伏枥亦强,笔耕不辍的煮字立言,应收尽收,在老师八十寿辰之际结集出版。这是他们师生之间美好的传承和反哺。我也有幸,分享了这份美好,在苦熬慢等回复正常的日子里,阅读一行行普及科学与常识的文字,汲取安顿自己的能量。

  (作者系贝博苏州市ballbet机关干部)

作者:廖群     责任编辑:代俊
Copyright 1996 - 2020 www.cddsgroup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下载促进会
免责声明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 主编信箱
京ICP备050263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17823
龙八国际平台手机版十博最佳体育平台吉祥坊体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