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注首页  加入收藏 手机版

参政议政平台 邮箱登陆

当前位置: 首页>会刊撷英>精品文章

上灯夜、元霄节与落灯夜

发布时间:2021-03-17     来源:《宁波贝博》2020年第1期

放大

缩小

  大家都知道,宁波地区在农历正月十五也过元霄节,然而,对宁波人来说,整个正月里,除了春节和元霄,还有个灯节。老宁波都知道,“正月十二上灯夜”,“正月廿三落灯夜”,也就是对宁波人来讲,正月里几乎有半个月的日子里与灯有关。在这点灯的日子里,不仅孩子们开心,也有大人们积极参与,所以说,一直到落灯夜结束,宁波人的春节才算真正过完。

  先说说“上灯夜”。也不知道是谁定的规矩,正月十二是上灯夜,在这一夜里最高兴的就是小孩了。小顽、小娘,一个个手执彩灯,点上蜡烛,一摇一晃地走门串户,嘴上还念叨着:“上灯了,上灯了。”同个墙门里,但凡有一个小孩先点上了灯,别家的小孩就急得连饭也呒兴趣吃,嚷着要大人为他点上新做的,当然也有买来的彩灯。一旦点上灯,就风一样窜出家门,与早已在墙门院子里的小顽小娘一起叫着、唱着、疯着,摇曵着手执的灯,东一晃,西一摇,成群结队地乐。在院子里玩腻了,就一起走出大墙门,到大街小巷去玩,也是一样喊着、乐着。这时候,街巷弄堂成了孩子们的快乐天堂。

  上灯夜是宁波人约定俗成的节日,也是春天里开始点灯的第一天。那一天孩子们手执的灯是簇新的,而且灯的样子也多,有荷花灯、白兔灯、金鱼灯,简单一些的是锣鼓灯。这些灯大多是自己做的,当然马路边卖日杂货、糖果的小店里,也会去行(进货)来各种的彩灯,趁这个节日也可多赚点钱。除了卖各色彩灯,这些店铺顺便也卖些小炮仗、拉炮、流星和兰花棒,都是些价钿不高的小玩意儿,正迎合过节时小孩们的心态。到了这个时候,一般家族还是消费得起这些小东西的,做家长的也会顺着孩子们的心意,给他们买上流星、鞭炮之类的东西,凑个热闹。

  上灯了,最快乐的当然是孩子们。他们不光要点灯,还要比谁的彩灯漂亮,谁的灯扎得大,谁的彩灯有新意。于是兔子灯不是光吊在一条线上晃动,会动脑筋的家长,就给兔子灯下边前后各安上一对小轮子,在兔子的嘴上穿一根麻线,灯中间照样可点蜡烛。孩子就可以拉着麻线在前面走,兔子灯则在孩子们后面跑,这时准会吸引一大群孩子围着看,个个露出羡慕的目光。有的家长会把拎的金鱼灯稍加改变,用一根细竹竿牢牢扎在金鱼的肚子中间,让红色的金鱼高高地在人群头上晃悠。更巧妙的还有,把金鱼灯的尾巴用根空心的管子与金鱼的大身连在一起,这样的鱼尾巴就不再是硬邦邦的了,而会随着小孩走路时的晃荡而左右摇晃。这一改变更惹得孩子们的心里直痒痒,于是回家吵着、叫着要大人们想方设法,变出一盏更新奇的灯来。孩子们这个不大的愿望,往往在过了上灯夜之后两三天内就能实现。

  正月十五过元宵。这一天晚上,整个宁波城可热闹了。男女老少在吃完宁波汤圆以后,就会和孩子们一起点起灯上街,加入到闹元宵的人群中去。几乎是家家户户,大人们都会拥着孩子们乐。马路上、小巷里到处是看不完的灯,最热闹的要算是宁波城隍庙前的县学街。城隍庙沿街到处都是人,人群顶上是高高举起的灯,人与人之间的缝隙中也是亮着的灯,地上拉的还是灯。天上地下,城里城外,闪耀的彩灯所发出的光亮,把黑夜照得如白昼一般,整个宁波城几乎成了一片灯的海洋。

  在城隍庙里边,挤的人贝博,也更热闹。城隍庙两边矮平房的屋檐下挂的是一串串的彩灯,戏台周边挂的是八盏漂亮的宫灯,城隍庙大殿里坐满了香客,据说是来坐夜的,祈祷新的一年里吉祥如意、万事太平。不少香客是刚在初一、初二坐夜过的女人们,到了元宵夜,她们照样还来,就为了祈求在新的一年里有一个好盼头。在那游人如织、满城灯火、彻夜欢娱的热闹场面中,人们脸上折射出的都是一种对美好明天的期盼。

  老底子宁波人过元宵节还有一个办灯会的习俗。宁波城内,月湖边上,无论巷陌、寺观、街市、桥头,尽皆张灯。宁波成了个不夜之城。逛灯市也就成为广大市民赏心悦目的事情。在甬上名人的诗词中,多有记载元宵夜点的盛事。如著名藏书家天一阁主人范钦在《上元诸彥集天一阁即事》中说:“阗城花月拥笙歌,仙客何当结轸过。”明代沈明臣的《灯夕范司马安卿天一阁即事》中也写有“灯悬高树星河近”,说的也是元宵夜灯节盛况。更有清代全祖望在《双湖竹枝词》中说:“若到更深休恋恋,湖心怕遇牡丹灯。”这些历代诗词都是对宁波元宵灯会的精彩描述。

  元宵之夜,不仅仅是灯的专利,更是五光十色的花炮的天地,此起彼伏的噼啪鞭炮声中,夹杂着一串串呼啸而上、直蹿云霄的花炮(如今叫烟花)。此时,人们仰望天空,欣赏另一番难以描绘的美景,一会儿是万紫千红,一会儿是百花齐放,一会儿是观音送子,一会儿是六畜兴旺,凡是人们所期盼的,都在花炮沉闷的巨响后,一幕幕展现在夜空之中,正是“火树银花不夜天”,“花市灯如昼”。

  元宵节,按甬上的习俗,不仅是欢度春节的日子,也是一个团圆欢乐的日子,更是寄托对未来美好憧憬的节日。人们重视它,无非是希望新的一年能过上好日子,所以那一天家家户户都要吃“元宵”,宁波的元宵就是糯米汤团,从中也是讨一个团团圆圆的吉利寓意。

  过了正月十五元宵节,欢乐的人们已经度过了一段身心放松的日子,大多数人要准备开工了。老宁波人习惯很多,有不少店铺的老板们也很会做人,知道春节期间买东西的客人少,于是乐得做个人情,安排店里伙计在吃完年夜饭后就休假,一直休息到过了正月十五元宵节。当然,那些卖鞭炮、玩具和各色糖果小吃的店铺则属例外,这是他们一年到头做买卖最能赚钱的日子,怎么会轻易放弃呢?

  如果说正月十五元宵节是每年正月里玩灯的高潮,那么正月廿三落灯夜则是象征正月灯市的结束。这一晚玩灯的主角就全是小孩子了。

  正月廿三那一天,太阳刚刚落山,各家各户还没有吃完饭,那些小孩子就等不住了,重新拾起前些日子点过的灯,重新插上新的蜡烛,点上后又高兴地跳着去乐了。但是落灯夜要完成一个重要内容,就是让孩子们拿着明晃晃的灯,从里到外,从上到下,一边走,一走嘴上吆喝:“荷趋,大趋,赶到茅山吃草籽……”家家户户都是这样。那这样叫喊究竟是什么意思?这一风俗传统其实叫作“赶老鼠老猫”,意思是经孩子们点着灯一阵吆喝之后,那些留在屋里角角落落的污秽之物都给扫除清爽了。为此,大人们往往还会指导小孩们在墙角、床下等屋子里的角角落落都用灯照一下,照得越周到越好。据说这样做后,一年之中家里就会干干净净,祛除病源了。这一习俗与原来过年前的“掸尘”有异曲同工之妙,孩子们开心,大人们放心。

  旧时的孩童,天天盼望早点到正月过春节。因为那时不仅能穿上新衣裳,吃上好多好吃的东西,而且还能无拘无束、痛痛快快地玩,十余天点着彩灯玩的日子,正是他们一年之中最有意思的时光之一了。

作者:周达章     责任编辑:代俊
Copyright 1996 - 2020 www.cddsgroup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下载促进会
免责声明 | 联系我们 | 网站地图 | 主编信箱
京ICP备0502631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17823
万博体育官网首页dafa888.cnhot88热竞技